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在旅途

小草境界 绿色追求 蓝天白云 随心旅游 简单自然 快乐幸福

 
 
 

日志

 
 

【引用】凤凰,沱江上一个名为“镇杆”的小点  

2011-08-10 16:17:10|  分类: 一键游·大陆风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凤凰,沱江上一个名为“镇杆”的小点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说起闻名遐迩的凤凰古城,不得不提到文坛巨将沈从文先生笔下的文学美作《边城》, 就是这篇著作把湘西沱江之畔的这座古城描写的如诗如画,也正是这篇《边城》给凤凰古城蒙上了一层神秘面纱;新西兰著名作家路易艾黎在游览过后,称赞凤凰是中国最美的小城,给凤凰增添了几分浪漫气息,也让凤凰古城成为了旅行者们魂牵梦绕和情侣们的向往之地。                                                                       近几年,大大小小的古镇如雨后春笋般地被开发而出,各类网络及各种杂志书刊上也对中国多如牛毛般的古镇进行了全方位、多角度的排名和评比,不管再怎么比拼,凤凰、丽江和平遥三座古城始终稳坐榜首。对于爱旅行的我,虽走过国内外不少古镇子,但直到现在连凤凰都没去过,的确有些说不过去。

      其实,凤凰古城我计划了几次,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一次次落空了,最主要的还是路途遥远,交通不便。但是这次,我决意要去,不再犹豫,遂订了飞往湖南的机票,去看看神秘的湘西、看看美丽的沱江,看看梦寐已久吊脚楼。凤凰古城位于湘西地区的深山之中,湖南、贵州、重庆(原四川)三省交界处,所以又称“边城”。南京到凤凰时间甚长,有几种走法,都要折腾很久,从南京出发首先要飞到长沙或飞到张家界,再转乘5个多小时的大巴才能到目的地,虽然贵州铜仁机场近在咫尺,从凤凰古城到机场只需40分钟,但每天只有一班贵阳往返的航班,的确能省去不少舟车劳顿,可实在不经济,不划算。我的路线是南京早班机飞长沙,继而从长沙驱车经湘西自治州州府吉首市至凤凰,几乎一个白天都泡在路上了,长沙到吉首近500公里的路途,全程高速。5个多小时的车程也并不难熬,只是从长沙开出直至常德这一段路风景平平,车窗外是全国随处可见的田园乡野,我便开始昏昏欲睡,当我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车已开过桃花源的所在地常德,很快就要进入湘西地界,风景也开始变的秀丽起来,公路两旁青山高耸,河谷深幽,偶有云雾漂浮山间,恍若仙境,清澈的阮江,犹如绿丝带一般缠绕在湘西大地上,偶尔还能看见公路边或山谷里一片片少数民族的村落屋舍,看着如画般的风景,仿佛自己融入了沈从文先生笔下的《湘行散记》中。据说,这条长吉高速是全湖南省最美的公路。从吉首到凤凰古城还有60公里路,高速还正处于建造阶段,只得走国道前往,行驶在山路崎岖的道路上,尽管有些颠簸,有些头晕,但也别有一番味道,因为,这样才有旅途的味道,也正能体现出“边城”的偏僻和交通闭塞,来趟凤凰的确不容易,傍晚,伴随着濛濛细雨,我登上了凤凰古城的南华门大桥,脚下是静静流淌的沱江,面对着沱江两岸已华灯初上的古城,感慨着:凤凰古城,我终于来了,终于了却了埋藏在心中的一个结。而凤凰古城也用它独特的宣传口号感染着每一位来此的游客:为了你,这座古城已等了千年。

凤凰,沱江上一个名为“镇杆”的小点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在客栈的阳台俯瞰全景

       早前几天已经订好了住宿的地方,来凤凰,我个人认为如果不是商务活动,首选不应该是星级酒店,而是客栈,古城内充塞着大大小小估计有近百家客栈,特色各异,有的临江而置、有的深藏于巷陌间。我住的是半山腰一座名为“完美生活忆栈”的客栈,原本这里是一处老宅子,后经翻修,才改为客栈,房间的摆设和色彩搭配让人感觉到温馨浪漫,一看就知道老板是个小资,其实最主要的是房间里有阳台,得知我要摄影,老板特意给我安排了角度最佳的临江房,推开房门,站在阳台上,凤凰古城一览无余。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由于古城里的酒吧核心区就在对岸,所以入夜后,各种酒吧里传出摇滚乐和嗨曲交织在一起,轰隆轰隆的喧闹声响彻古城,直至午夜才能消停下来。我在南京本来就不太喜欢去酒吧转悠,对凤凰古城的酒吧就更加感冒了。实话说,全国的一些知名古镇开发的模式都差不多,尤其是夜晚,更是异曲同工,基本都是以酒吧和霓虹灯为主线,非要把原本安静的古镇搞的噪杂不堪,失去了本色,我认为古镇不论是屋宅,还是环境都应该保持原貌,这样才有意义和内涵,搞这么多酒吧出来,甚至还以暧昧、艳遇或一夜情等词语做低俗的宣传,实在有些煞风景。当然,并不是说凤凰古镇没意思,只是古镇的这种发展形态不太好。白天的凤凰还是柔情似水,到了夜间变得如此劲爆,简直判若两世,如果能将这些劲爆的酒吧改为安静些,带点情调的清吧,还“边城”一片宁静的夜晚,回到沈从文先生笔下的《边城》那该多好。因为我是从事旅游行业的,所以随意讲讲,有些扯远了。

凤凰,沱江上一个名为“镇杆”的小点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凤凰,沱江上一个名为“镇杆”的小点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凤凰,沱江上一个名为“镇杆”的小点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在凤凰的这几天基本天天都是阴雨相伴,我却非常高兴,因为不知怎么的,我总感觉来凤凰就是应该阴雨天来才有意境。记得第一次知道凤凰还是在上初中的时候无意间在旅游图书中看到的,而后又听说沈从文的《边城》描述的就是凤凰,对于凤凰和边城这两个名字我很是喜欢,因为能令我充满无限遐想。记得在书中沈从文先生曾这样描写家乡:“若从一百年前某种较旧一点的地图上寻找,当可有黔北、川东、湘西一处极偏僻的角隅上,发现一个名为“镇竿”的小点,那里同别的小点一样,事实上应当有一个城市,在那城市里,安顿下三五千人口……”这一名为“镇竿”的小点就是凤凰,明清时,这里曾是黔、川、湘三省的物资和水运交通的重要枢纽与集散地,繁盛一时,后来随着社会的动荡改变逐渐衰败了下来,隐匿于世。直到九十年代,随着张家界的旅游发展迅速,吸引了众多旅游者来走读湘西,才唤醒了沉睡百年的凤凰古城,当地的政府和百姓也嗅到了商机,开始对古城进行打造和推广,很快,凤凰的美名便出现在各类杂志和报纸中旅行社的广告里。

澄澈透绿的沱江依着古老的城墙缓缓流过,江面上船舟纵横,城内商贾云集,游人如织,熙熙攘攘,两岸尽是一排排飞楼高阁的吊脚楼。漫步在湿润的青石板路上,呼吸着空气中的氤氲气息,我开始一点一点的融入凤凰。古城沿沱江而建,呈狭长型,如长龙般绵延好几公里,镶嵌在湘西大地上。古城说大不大,如果想囫囵吞枣地逛一圈2小时不到即可,但说小却又不小,想细细的深入品味恐怕住个三五天都不够。凤凰是一座非常休闲的古镇,适合小住,驻足于此不必每天赶走行程,一切随意就好,我每天都睡到自然醒,起来后便在阳台上站站,伸伸懒腰,对着缓缓流过的沱江发会儿呆,俯瞰着被青山拥抱的凤凰古城,静静地感受凤凰带来的惬意,直到肚子咕噜咕噜叫了,才意识到连早饭还没吃,便背上相机,去河街上搜寻美食,干脆早中餐一并吃了。

凤凰,沱江上一个名为“镇杆”的小点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凤凰,沱江上一个名为“镇杆”的小点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说到凤凰,有三点让我印象最深,也是最令我激动的,一是品尝湘西的美食,二是在沱江上泛舟,三则是具有浓郁特色的吊脚楼。我是个不折不扣的美食控,到哪里都要饕餮一番。湘西是多民族交融的地方,一年四季都比较潮湿,所以这里的菜肴美味多为酸辣为主,每一道菜无论是色泽还是香味都强烈地刺激着味蕾,我在家基本属于是闻辣而退型的,到了这反而不吃辣就感觉没味道了。到了凤凰,不必为找不到吃的而担心,只会为这么多美食怎么吃而犯愁。从最方便最简单的米粉说起,只需花上7、8块钱就能吃上一碗香喷喷的牛肉或腊肉米粉,这里的米粉绝对不能和全国各大城市都有的速食米粉店相提并论,古城的米粉,尤其是牛肉米粉,口味独特,汤浓料足,据我住的客栈楼下的米粉店老板介绍,每天早上四五点钟,他便会将新鲜的黄牛肉用文火慢炖,继而放置老卤里浸泡,到营业的时候已经很入味了,乘上一碗用牛肉和牛骨头炖至而成的清汤,再配上老卤中的黄牛肉块和具有韧性的手工米粉,香浓的苗家牛肉粉就可以入口啦。一连几天,我的早中饭都是牛肉米粉,百吃不厌。回到南京之后,吃了几次米粉,都没有找到湘西那种独特的味道,那份醇香直到现在还不时的让我回味,让我垂涎。曾去过几次凤凰的扎西刘老师也深有同感。吃了中饭就开始盼晚饭,恨不得瞬间消化掉,在凤凰没有一次晚饭后是能走的动路的,第一天晚上就彻底的沦陷在酸汤鱼中了,经客栈老板推荐,去了古城外的一家不起眼的苗族人经营的小饭馆,物价低不说,口味也是绝对正宗,酸汤鱼,顾名思义就是用酸汤煮的鱼,好不好吃全要看汤汁如何了,这酸汤可不是在鱼汤里放醋这么简单,它是一个系统性酿造工程,用清米汤在专门的木桶中发酵而成的,透着一股纯正的酸香味,越存越香;当然,主料鱼也是刚从沱江打上来的新鲜有机鱼,肉质鲜嫩,和酸汤配在一起简直就是绝配,几杯茶的功夫,一盆香气扑鼻的酸汤鱼便呈现在我面前,色泽红润,酸鲜味十足,还略带点中草药的味道,喝一口汤,吃一片鱼,尝到了苗家最好吃的美食,着实难忘,苗族有句民谣:“最白最白的,要数冬天雪。最甜最甜的,要数白糖甘蔗。最香最美的,要数酸汤鱼。”此外,还有一道凤凰的本土名菜血粑鸭,也是不可不尝的,古城内大街小巷中大大小小的餐馆都打出了血粑鸭的招牌,甚至血粑鸭还走进了真空包装食品袋中,可见它的知名度有多高。在品尝之前我一直都对血粑鸭的原料很好奇,不知是啥玩意做的,其实是宰杀鸭子时将鸭血溶入糯米中,继而浸泡,等鸭血和糯米凝固了,再蒸熟,然后切成块状,用菜油煎熟,待鸭肉红烧到快好时,把血粑放入鸭肉里一起烧,并放一些香料,出锅之后,血粑鸭既有鸭肉的鲜美味浓,又有血粑的清香糯柔,吃起来口感香浓无比。说起我吃血粑鸭的经历还挺有趣,挺难忘,泛舟沱江的那天下午,我在河街上散步,肚子咕噜咕噜饿了,恰巧路边有卖油煎土豆的小摊子,便在此吃了一碗,我这人有个习惯,喜欢跟人搭讪,用南京话说叫“拾搭”,边吃边和摊主谈起了凤凰美食,本意是想问问哪家餐厅的血粑鸭做的正宗,结果七侃八侃到最后,也许是摊主看我面相友善,为人老实,便热情相邀,让我第二天晚上去她家中品尝她亲手做的血粑鸭,能深入到当地的百姓家中做客令我喜出望外,激动地连声道谢。第二天我如约而至,热情的摊主阿姨一家早已准备好了丰盛的菜肴等着我了,血粑鸭和老母鸡汤为主打菜,其余的是山中的野菜和时蔬,简直太诱人了,虽然我和他们并不熟识,甚至连老一辈的方言话语都很难听懂,但和他们一家围坐在一起真的很有种“游子在外的归属感”,我认为这才是去旅行的真正乐趣,欣赏不同的风景,体验不同的文化,品尝各地的美食,彻头彻尾的地融入到当地的生活中。

凤凰,沱江上一个名为“镇杆”的小点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湘西第一大美食——血耙鸭
 
凤凰,沱江上一个名为“镇杆”的小点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凤凰,沱江上一个名为“镇杆”的小点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凤凰,沱江上一个名为“镇杆”的小点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雨后的古街

 来到沱江之畔的凤凰古城,一定要体验一下在沱江泛舟,沱江是凤凰乃至湘西的重要母亲河,一江沱水养育了湖南的土家族和苗族人民,如果没有沱江,就没有凤凰的古今繁华,一道道历经风雨的古城墙依沱江而立,一座座俏丽的廊桥连接沱江两岸,给沱江增添了不少魅力,昔日的商船粮船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艘艘乌篷船搭载着南来北往的游客穿梭于繁忙的江面上。在古城西隅,有一座古塔耸峙于江边,塔影倒映在沱江中,这便是建于清代嘉庆年间的“万名塔”,已成为凤凰的标志性古建筑之一,在万名塔不远的地儿有一处乌篷船码头,我的泛舟沱江就是从这里开始;其实凤凰有两座码头,一座是位于古城的核心地带,不过已经被旅游开发公司垄断,必须购买一百多元的大门票才可乘坐,另一处则是刚才说的城西一带,多为私人的船只,价格也较为便宜,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古城的核心地带畅游沱江要比在城西码头乘船欣赏的风景要更美一些。我在码头上和艄公一番砍价之后,以20元的价格包了一艘船,还挺得意,小心翼翼地上了摇摇晃晃的乌篷船,随着艄公喊了一嗓子:"坐稳咯",小船便咯吱咯吱的向江心划去,沱江的水清澈见底,清到可以看见水下游来游去的鱼儿,颜色犹如绿宝石一般,十分诱人。用指尖轻轻地触碰潺潺江水,绝对是次透心凉般的体验,顿时热意全无,艄公自豪地告诉我:他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沱江一直都是这么清,从小他们就是饮沱江水、吃沱江鱼长大的,天气炎热之时他们便会在蹦入江中,游泳嬉水;沱江的发源地是位于三省交界处的一股深山泉水,一路流过森林和乡野,最后汇聚成沱江,流向东方,滋养了湘西。伴着雨滴落在水面上的滴答声和摇橹与江面有节奏的撞击声,欣赏着耸峙于两岸的吊脚楼和鳞次栉比的飞檐翘脚式的房屋,不时听到过往船只上艄公们在船头唱出的一曲曲动人悠长的湘西民歌,我彻底陶醉在这座美丽小城中。

凤凰,沱江上一个名为“镇杆”的小点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沱江边的吊脚楼
 
凤凰,沱江上一个名为“镇杆”的小点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凤凰夜景
凤凰,沱江上一个名为“镇杆”的小点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夜景很美
 
凤凰,沱江上一个名为“镇杆”的小点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璀璨夜景

难得有一天很早爬起来,为的是感受一下凤凰的清晨,天还麻麻亮,我便轻手轻脚地走出了客栈,古城安静极了,和夜晚震天响的吵闹声形成了鲜明对比,也只有这会儿才是古城得以喘息和休息的时候,太阳升起之后凤凰又要开始迎接已等待了千年的游客们。我沿着石阶小路信步来到江边,沱江上飘着氤氲的轻雾,偶有几叶小舟泛江而流,两岸的吊脚楼朦朦胧胧的若隐若现,岸边还有那正在捶打衣服的苗家女子们婀娜的身影,她们三三俩俩聚在一起,边洗衣,边拉着家常,看见我背着相机走过去,开始变得腼腆起来,咯咯咯的笑了起来,那片笑声是多么的自然,多么的淳朴。一切的美景,一切的原始气息,虚虚实实,犹如一幅画,仿佛回到沈从文先生生活那个年代。小时候就听妈妈讲在遥远的西南少数民族地区散落着很多吊脚楼,对于吊脚楼的模样和生活吊脚楼里的人们我一直感觉很神秘,终于在20多年后一睹了吊脚楼的尊容。吊脚楼是贵州、湖南、四川地区的苗族、土家族等民族传统的民居,吊角楼多依山而建,呈虎坐形,后来讲究朝向,或坐西向东,或坐东向西,凤凰的吊脚临沱江水而立,错落有致而鳞次栉比。据说,由于历代朝廷对土家族实行屯兵镇压政策,把土家族人赶进了山林之中,生存条件十分恶劣,加上田少地少,土家人只好动用智慧,在悬崖陡坡上修筑了吊脚楼,土家族人喜爱群居,所以沿沱江一溜排都是吊脚楼,房屋多为木结构,小青瓦,花格窗,司檐悬空,木栏扶手,古色古香,实话说我感觉有吊脚楼就靠着几根松木支撑着,有点摇摇欲坠的感觉,但事实它经历了风风雨雨,却依旧保存完好,只是现在有不少住原住民都迁走了,留下的一栋栋吊脚楼摇身变成了饭店、客栈,到了夜晚,华灯点亮了整个凤凰城,隔江凝望对岸的吊脚楼,食客众多,人声鼎沸,他们都是来体验难得的吊脚楼生活的。

凤凰,沱江上一个名为“镇杆”的小点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离开凤凰的那天早上,大雨滂沱,雨势凶猛,雨伞已经没多大作用了,沱江的水位也上涨不少,船只只得静静的泊在码头上,客栈老板说:“已经连续下了一整夜暴雨了,挺可怕的,来这里4年都没看过这么大的雨。”客栈外的石板路也淹水了,城内到处是积水,基本上没啥游人了。最后再去吃了次令人回味的牛肉米粉,准备离开。雨,丝毫没有减弱的意思,无情的噼里啪啦地落在凤凰的大街小巷里,我就这么深一脚浅一脚的背着包,离开了凤凰古城。遗憾的是没能去沈从文老先生墓上去看一看。

凤凰,沱江上一个名为“镇杆”的小点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