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在旅途

小草境界 绿色追求 蓝天白云 随心旅游 简单自然 快乐幸福

 
 
 

日志

 
 

黑牡丹.绿牡丹(原创)   

2013-04-28 13:47:34|  分类: 芦楠闲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牡丹.绿牡丹 - 芦楠 - 人在旅途
 

春暖花开时节,报名随团去菏泽观赏牡丹。观赏牡丹这是第二次了,第一次是在上个世纪60年代,至今已整整50年,半个世纪,因此这次故地重游,称之为50年后的再见,跨世纪的重逢,一点也不为过。也正是有这层意思,使这次旅游别有一番滋味。


菏泽栽培牡丹始于何年,已无从考证,但从有牡丹种植的记载南宋以来,也有近千年的历史,现在菏泽牡丹的种植面积已达12万亩,这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是首屈一指,无有其右者,因此菏泽便有了牡丹之乡、牡丹城之称。菏泽牡丹得益于菏泽的土壤条件。菏泽地处鲁西南,是黄河冲积平原,土壤偏沙偏碱,适宜牡丹生长。我的原籍就在菏泽的下辖县,也'处于黄河冲击平原,记得每年回家省亲,故乡招待我们的便是一碗苦涩咸兼俱的茶水,没想到如此困难的水土却成就了牡丹的华贵与美丽。

 

50年前牡丹主要是作为经济作物来栽培,而它的重要的观赏价值尚未被开发,因此当时在菏泽只有牡丹而没有园,当然也不需要买门票了。牡丹在大田里连片地种着,那是一种原生态的,没有任何人为的装饰雕琢,花自然的笑着,花农也自然的笑着,欢迎着我们这些为数不多的客人,展示着自己的劳动成果。

 

50年后再来这里,已是一个碩大无比的牡丹观赏王国。曹州牡丹园,因菏泽古称曹州而得声,带有古色古香的味道。这个占地1200余亩的园子,里边种植了600多亩牡丹,其间共有九大色系、十大花型、800多个品种。进得园来,举目望去,阡陌纵横,互相联接,将数百亩牡丹分割围绕成几十个小园子,每一个小园子相对集中的种着同一个色系的同一个或相近的品种。正是盛花期,一朵朵,一株株,一片片,妖娆多姿,雍容华贵,五彩缤纷,竞相争艳。游人如织,穿梭于香径,徜徉于花海,与牡丹仙子来了个零距离的亲密接触。

 

当天有风,風还不算小,毫无疑问给拍照带来一定的麻烦,当你按动快门时,你所捕捉到的景象却调皮的跳出了画面。当然任何事情在它展现这一面的同时会把另一面也展现出来,風在给我们带来麻烦的同时也会奉送给我们賞花的动感,这又是另一番意境,是无風情况下静止画面所无法比拟的。你瞧,那些含苞欲放,似开又未开,羞答答,娇滴滴,象纯真的少女,躲在绿叶的后面,时而露出粉红的脸蛋,向游人们抛着媚眼;那些怒放开的就像是热辣奔放的妙龄女孩,从绿叶丛中跳出来,站立在高高的枝头,扭动着腰枝,夸张地摆动着臀部,一改淑女形象,变成了野蛮女友,离得远一点的,她给你飞吻,你若离她近些,她会扯动你的衣角,她是那么不拘小节,辣歌劲舞,尽情地张扬着青春的美丽,挥洒着醉人的香气,怒放着鲜活的生命;花无百日红,也有人老珠黄时,那些即将告别花世的年迈者,经不起这乍暖还寒时冷风的吹袭,花瓣被吹落,随风飘零,最后落入花下的泥土中,用自己的身躯滋养着母株,继续延续着自己的生命。


 游人在花海中穿梭,尽情地享受着这人间仙景,尽情地呼吸着这难以描述的清香,不时地拿起相机按动快门,准备带回去与朋友分享。


 听说黑牡丹和绿牡丹比较稀有,我们便满园去找,还好在花农的指引下,终于如愿以赏,确实稀有,尤其是绿牡丹,我急忙拿起了相机。

黑牡丹其实并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种黑,看起来更象是深紫色。俗话说红得发紫,紫得发黑,就是说红过了头便是紫,紫过了头便是黑。研究牡丹的专家们便把以黑色为底色的深紫归于黑色系列.,其实这也是不难理解的,大自然为我们创造的五彩斑斓的色彩岂止是人类语言中几个单词所能概括,正象亚洲黄色人种也有黑皮肤的,但他毕竟不如非洲朋友黑得那么正宗,其实既便是在非洲,也绝不是一个标准,照样黑得五花八门,黑得参差不齐,黑得贫富不均。绿牡丹实在少得可怜,我们只找到了几个花蕾和一朵尚未完全开开的,可以看出绿晕如染,但尚不知盛开之后究竟是一幅什么样的绿模样,看来只好靠我们去想象了。

如果说这次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这次赏花由于風大,鲜花的黄金搭档蜂蝶缺席实为美中不足,没有蜂蝶的戏闹似乎缺少了点生气,这便是本次旅游的缺憾。上帝是个怪老头,他给人们的东西没有一件是十全十美的,总有些缺憾,能到九全九美就已相当不错了。其实缺憾也是一种美,维纳斯的美不仅仅是我们看到的那一部分,那只不翼而飞的臂膀究竟美到什么样,我们看不到,却可以想象,想象的美比现实的美更美,因为它不受现实条件的约束,可以在无限广阔的空间里自由地飞翔。缺撼是一种美,美就美在它留下了丰富的想象空间,孕育了修补缺撼的冲动,种下了下次再来的梦想。

 

我希望再来,但愿不是五十年后。


黑牡丹.绿牡丹 - 芦楠 - 人在旅途

 

黑牡丹.绿牡丹 - 芦楠 - 人在旅途

 

黑牡丹.绿牡丹 - 芦楠 - 人在旅途

 

黑牡丹.绿牡丹 - 芦楠 - 人在旅途

 

黑牡丹.绿牡丹 - 芦楠 - 人在旅途

 

黑牡丹.绿牡丹 - 芦楠 - 人在旅途

 

黑牡丹.绿牡丹 - 芦楠 - 人在旅途

 

黑牡丹.绿牡丹 - 芦楠 - 人在旅途

 

黑牡丹.绿牡丹 - 芦楠 - 人在旅途

 

黑牡丹.绿牡丹 - 芦楠 - 人在旅途

 

黑牡丹.绿牡丹 - 芦楠 - 人在旅途

 

黑牡丹.绿牡丹 - 芦楠 - 人在旅途

 

黑牡丹.绿牡丹 - 芦楠 - 人在旅途

 

黑牡丹.绿牡丹 - 芦楠 - 人在旅途

 

黑牡丹.绿牡丹 - 芦楠 - 人在旅途

 

黑牡丹.绿牡丹 - 芦楠 - 人在旅途
 
 
黑牡丹.绿牡丹 - 芦楠 - 人在旅途
 
 
黑牡丹.绿牡丹 - 芦楠 - 人在旅途
 
 
黑牡丹.绿牡丹 - 芦楠 - 人在旅途
 
 
黑牡丹.绿牡丹 - 芦楠 - 人在旅途
 
 
黑牡丹.绿牡丹 - 芦楠 - 人在旅途
 
 
黑牡丹.绿牡丹 - 芦楠 - 人在旅途
 
 
黑牡丹.绿牡丹 - 芦楠 - 人在旅途
 
 
黑牡丹.绿牡丹 - 芦楠 - 人在旅途
 
 
黑牡丹.绿牡丹 - 芦楠 - 人在旅途
 
 
黑牡丹.绿牡丹 - 芦楠 - 人在旅途
 
  评论这张
 
阅读(462)|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