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在旅途

小草境界 绿色追求 蓝天白云 随心旅游 简单自然 快乐幸福

 
 
 

日志

 
 

1958___1961:难以忘却的背影……天宫拾零之五   

2013-08-15 14:15:17|  分类: 芦楠闲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年初中生活并没有多少人给留下深刻的印象,只留下了寥寥数个模糊不清的背影,像一组大写意的泥塑。把他们记在后面,因为这是三年生活的一部分,也是为了忘却的纪念。


班长王
因为班长职务的关系,他出头露脸的机会较多,早晨他带全班去跑步,一日三餐是他集合队伍去食堂,集体劳动时是他领受任务并分工组织,凡是涉及到集体活动的事,他都要出面,所以就混了个脸熟,在我的印象中也就比较深刻。中等个,园园的脸,较胖。现在胖是一种负担,那时的胖称为富态,是家境富裕的象征,是值得骄傲的。王班长家庭就是不一般,据说他爷爷是老私塾先生,也算是书香门第。可能是受其爷爷的影响,他写得一手好字,尤其是用钢笔写隶书,可以看出是有一定功力的。我也喜欢书法,就模仿他练隶书,没承想这竟成为我终生的爱好,当然仅仅是爱好而已,直到现在也没多少造就,但班长王对我的那点影响我是没齿不忘的。

羊倌张
课外活动时间去放羊,大都是我们俩个,因此接触较多,印象深刻。小个,瘦弱,还有点小脾气。当时他的姐姐也在我们学校,年龄长他2、3岁,有些风言风雨,现在所谓的绯闻,当然真假难辨。在校园里见了他姐姐,头一扭,眼睛看着远方,视而不见,连招呼也不打,大有六亲不认、嫉恶如仇的派头。

老师陈
陈老师是教生物还是地理已记不清了,瘦高个,面部各部分轮廓线比较清晰,显得比较生动,操一口非本地的普通话。其实与之接触并不多,印象与其他老师并没区别,只是由于他的溺水身亡,才在我记忆的模块中留下了深深的印痕。好像那是一个星期天的早上,几个同学在校外马路上遛弯,发现在一个水坑中间水下有一团黑影,出于好奇,几个同学便从地下拣一些石子和硬土块之类的东西投过去,结果是黑影慢慢浮了上来,待到了水面,发现是人的头发,于是有人报告了学校,待打捞上來才发现是早已溺水身亡的陈老师。至于溺水的原因,是不小心失落水中,还是被迫投水,还是另有人加害,当时在学校众说纷纭。其中一种说法占了主流,那就是被迫投水的可能性最大。陳本不是本地人,家居南方,50年代中期从台湾投诚过来,据传,他是泅渡过台湾海峡来到大陆的,可见其水性非同寻常,其失足落水溺亡的可能性极小,主流的说法是,他是国民党潜伏在大陆的特务,身份即将暴露,他采取了自我了断。究竟真相是什么,那是有关部门的事,对于十几岁的孩子是不得而知的。

老乡孟
这个孟老乡从学校回家时与我同路,我要从他家旁经过。由于有几次同行,也算是同过风雨、共过患难。他让我印象深刻是源于一次失窃。八月十五快到了,学校食堂吃节余每人发了一斤月饼,我将我的那一份放在了我床铺的枕头旁,这是我们那个三十多人共住宿舍中最“私密”的地方,没舍得吃,准备回家时带回去。意想不到的是当我再次查看时,它竟不翼而飞。月饼失窃令我心情沮丧,同室几个年龄稍大一些的同学一边安慰我,一边采取了当时大家认为最好的方法,全宿舍逐个搜查。现在看来颇有违法的嫌疑,但在当时却效果明显,很快结果大白,就是那位常和我同行回家的孟老乡,接下来便是你一言我一語的“批判”,把行窃者搞得灰溜溜的。现在想起来实在是有点小题大作。我宁可相信那次不愉快的事情只不过是你心中的邪恶露了一下头而已,随后便被你心中的善良压了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