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在旅途

小草境界 绿色追求 蓝天白云 随心旅游 简单自然 快乐幸福

 
 
 

日志

 
 

金蝉(原创)   

2015-07-21 16:52:07|  分类: 芦楠闲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蝉(原创)
 金蝉(原创) - 芦楠 - 人在旅途
 
金蝉,这神奇的小虫虫,注定是伏天的主角,每年大抵都是如此。

金蝉一般3-5年一代,也有更长时间的,曾有媒体介绍美国红眼蝉,一代要经历12、13年。金蝉每一代在地上的时间只有2-3个月,其他时间都是在地下度过。经年累月在地下蛰伏,想爬出来见见天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看看地面上的风景,这是多么伟大的梦想。但选择的“出头之日”却颇令人费解,为什么不在春暖花开的季节,也不在凉爽宜人的秋天?偏偏选择在夏天,在宜“伏”不宜动的三伏天。从温度适宜的地下爬到酷热难耐的地面,这不是在找罪受吗?!那么既然选择了,就要面对,就要忍受,而它却偏偏不,爬到树枝的高处扯开嗓子喊:“热----啊,热----啊,热----啊......”大声喊叫的都是公蝉,而母蝉则默不作声,为什么它们会有这样的分工,我们不得而知。公蝉的叫声似乎是在对后来者发出警示,但后来者却“充耳不闻”,仍然前仆后继地涌向地面。

其实,对金蝉来说,热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人间的那些吃货。在金蝉刚刚爬出地面,还未开始新的蝉生,便被捉了个正着,不久便被“摧残致死”,摆上了餐桌,而且难逃此劫的为数众多。好在每一只母蝉具有超强的繁殖能力(平均每只能产卵800多个),才能维系着这个种群的繁荣昌盛。

我便是上述吃货中的一个,和那些“不敢吃”的君子们相比,我是勇敢的。当然这种勇敢来自儿时的锻练。那个时候家境困难,平时很少吃肉,而在每年的伏天却可以免费吃上美味的金蝉,也算是开了荤、解了馋,是一件难得的喜事、盛事。因此每每嘴馋了的时候,就想起了金蝉,盼着伏天的到来,伏天的高温早已被抛在了脑后。

我家在鲁西南的农村,当地方言称金蝉为节老猴(因头部像猴),捉金蝉不叫捉,称为摸节老猴。因为节老猴爬出来的时间大都集中在傍晚和夜间,刚开始还看得见,天渐次黑了下来,要捉到它就不容易了。在那个连手电筒都称为家电的年代,看不见,只能用手去摸树干,因为从地下爬出来的节老猴总是要沿着树干朝上爬,树的高处是它们的目标。

晚饭后,人们便从家里涌了出来,其中孩子们居多,涌向了有树的地方,开始了摸节老猴的盛大演出。每一棵树都要围着转一圈,哪怕别人刚转过,借着月光或更加微弱的星光仔细观察着树干的轮廓线,辨别出非正常突出的疙瘩,如果还在移动,那就八九不离十了。 当然也不可大意,会有其他的虫子混在其中,常常给人们带来不小的惊吓。如果赶上月黑头加阴天,那就纯粹是瞎子摸象,靠运气了。能顺利地摸到一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能摸到,那心里甭提多美了,幸福感、成就感一块袭来,会不停地向同伴们显摆。一个晚上能摸到3、5只已是不小的收获,大人们摸到的多,十几只、几十只都说不定,要看运气。摸回来的战利品首先要放入盐水罐中,这里是它们的临时住所,在这里一是给它们码码味,二来防止它们蜕变。

我喜欢和金蝉”玩耍“,常常把捉来的金蝉放在地面或桌子上,看着它是如何爬行,我会让它们爬到我的手上、腿上、胳膊上,甚至肚皮上,给我挠痒痒。它最前面的两只脚,类似于蟹螯,尖锐有刺,以便在攀爬中更紧密的附着在攀爬物上。它在我身上爬着,紧紧地抓住我的皮肤,移动着它的螯足,留下了痒痒的感觉,有时候不是痒,而变成了疼,尽管是可以忍受的疼。但我并没有干涉它,而是让它任性地爬着,我忍受着,快乐的忍受着那种疼和痒,我喜欢那种感觉。至于为什么,我也说不清楚,可能是爱屋及乌吧!

待到盐水罐里积累到一定数量后,妈妈便会集中加工处理。一般是煎着吃,这便是分享胜利果实的节日。那时留下的妈妈的味道至今仍让人回味无穷。

一年一度伏天到,又是金蝉上市的季节。自从进城住楼,便失缺了摸节老猴的机会和乐趣,因市场有卖,倒还可以花钱买点“口福”和儿时妈妈的味道。我已经于一个月前就开始关注金蝉的行情了,那时是金蝉今年在市场上的第一次亮相,论只卖,每只要价在1.5元左右,换算下来,每斤的价格已逼近200元。这个让人吐舌头的价格,实在让人无法接受。随着市场上金蝉的货源越来越多,价格也一步步跌了下来。前天听说已跌至50多元一斤,已是与往年很接近的价格了,即便是再跌也没多大的空间了。于是便下定决心,该出手了。趁着早晨凉快来到了农贸市场,在考察了几个摊位之后,在一个摊位前停下了脚步,经过讨价还价,以每斤50元的价格买了4斤,付出了2张百元大钞,换回了一兜个个鲜活的金蝉。回到家来自然是一阵忙活,逐个洗刷,分装,冷冻,然后慢慢享用。 

又是一个酷热的中午,太阳毫不留情地炙烤着大地,狗儿伸着舌头伏在地上,金蝉还在那拼命地叫着“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什么?我不知道。

金蝉(原创) - 芦楠 - 人在旅途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